0488 收尾

    还没等那些刚刚形成的割据势力思考出对策,唐国那边就已经采取了雷霆行动。

        李忠眯着眼睛下达了一条军令:“以岳山、石敢当、张勇、苏刚、孙秀、丁昌为将,兵分六路把这些叛党切割开来,然后关门打狗……”

        “是。”之前没有捞到大仗打的众将那叫一个兴奋,纷纷摩拳擦掌,带着自己手下的军队火速向着目标进发。

        这时候就显出了苻坚和王猛的算计有多高明,他们虽然把这些野心家都放走了,但却把这些人的领地安排的七零八落无法形成有效的互助联盟。

        现在则方便了唐国,很轻松的就完成切割,使得这些野心家只能干看着自己等人被逐个击破。

        所有的抵抗都是徒劳的,之前他们被苻坚和王猛压制的太狠,临时组建起来的军队连兵器都没有。

        而他们的敌人却是武装到牙齿的唐国骑兵部队,以及火器军队,野战根本就不是对手。

        据城而守更是笑话,火炮拉到城下一字排开,就是一场屠杀。

        有些反应比较快的直接打开城门把自己一家老小绑起来去投降,反而保住了性命。

        主要是文易不想再多杀人,除了那种确实罪大恶极的一概赦免,给了这些人活命的机会,有些人自己活不了却保住了部分家人。

        而那些负隅顽抗的下场就很惨了,即便唐国的军纪远超这个时代,一旦杀红眼也难免有收不住手的时候。

        惯例,男人全部杀掉,只留下女人。

        这血腥的手段不只是震慑住了那些割据势力,同样也吓坏了百姓,这些唐国人太凶残了。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情况不对,这些唐国人对百姓秋毫无犯。甚至还运来一车车的粮食按照人头分给百姓,每个人一百斤白花花的大米。

        这可是大米上等粮食,普通百姓一辈子都吃不到一次,现在竟然无偿发。已经被搜刮的粮罐空空的百姓顿时就忘记了死亡的危险,拖家带口来领粮食。

        百姓的心思很简单或者也可以说很现实,谁给他们吃的他们就念谁的好。不给他们吃的,即便是神灵过来都没用。

        拿了唐国的粮食,百姓们开始主动配合唐国的工作。

        唐国这边也不只是发粮食收买人心这么简单,趁着发粮的机会对辖区的百姓进行了一次重新登记,准确掌握了辖区人数。

        很多之前的隐户、黑户也被登记造册。

        人口摸清之后就是大杀器土改,在其他地方已经上演过无数次的剧情再次上演。终于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土地的百姓,瞬间就变成了唐国的忠实子民。

        在这一套组合拳之下,原秦国之地迅速稳定下来,并没有因为这场动乱造成百姓大量死亡。

        ……

        长安方面,苻坚的葬礼在七天后举行。

        按照皇帝的丧葬礼仪应该停尸数十天不等,主要看当时的规矩,少则七天,多则四十九天。

        还有一种情况是皇帝死的时候陵墓还没修好,会专门选一座宫殿停尸直到陵墓修好,比如唐高宗李治就停尸一年多才下葬。

        但这种情况就不属于正常丧葬的范畴了,把他的尸体从灵堂抬进存放尸体的陵宫,其实丧葬过程就已经结束了。

        言归正传。

        苻坚毕竟是亡国之君,不可能让他停数十天。让他按照皇帝利益下葬,并让所有前秦的朝臣来送葬已经是超规格对待了。

        所以按照礼仪停满七天,正式葬入提前修好的陵墓和苟皇后合葬。之后又为他守了七天的孝,葬礼正式结束。

        就在苻坚下葬的当天,文易终于从潼关移驾长安城,正式踏入了这座千年古都,这让他颇为改开。

        不过他并不是那种睹物伤神的人,很快就投入到工作中去。

        接见了以苻宏和王猛为首的秦国降臣降将,对他们多有安抚,并再次宣布和苻坚的约定有效。

        之前的一切既往不咎,以后只要不违法唐国律法,谁都不能那他们怎么样。同时还许诺,愿意出仕的只要通过唐国的改造考核合格就可以继续做官。

        于是秦国的降臣降将不安的心被安抚下来,正式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忙完这些文易单独见了王猛,两人一起来到苻坚自杀的地方。

        文易再次隔着时空敬了他三杯酒,伤感的道:“都说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我到这个世界迄今为止苻天王是唯一一个能在思想上和我产生共鸣之人。”

        “那一日的畅谈我至今难忘……只可惜造化弄人,让我和他不得不刀兵相见,最终酿成了这一悲剧……而我也永远失去了这位一见如故的知己。”

        “我只愿以后天下太平,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惨剧发生。”

        王猛潸然泪下,道:“有陛下此言,天王泉下有知亦能瞑目矣。当日天王亦说过相似之言,只是他更多的是为有陛下这样的知己感到开心。”

        文易喟然长叹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两人缅怀了一会儿故人,就谈起了正事。

        文易想邀请王猛加入内阁为相,他对唐国的各项制度之类的都有足够的了解,可以直接任职省去了学习改造的过程。

        王猛却拒绝了,反而请去弘文馆。

        文易只是略微思考就欣然同意,事实上这才是他对王猛真正的安排,刚才邀请他进内阁不过是出于面子故意这么说的。

        很简单的道理,你王猛在有才也只不过是个刚加入的降臣,一来就入阁为相谁都不会服气。

        而且你刚从秦国投降,转手就成了唐国宰相,别人会怎么想?名声还要不要了?弘文馆是最适合他的地方。

        弘文馆表面是修书的地方,实际上就是储备高级干部的学校,又是皇帝和中枢的智囊团。

        一样可以参赞军机,可以参与各种国家大事,比内阁差的就只有拍板的权力。

        王猛来这里既能韬光养晦,又能发挥才能。

        还有一层原因,可以就近照顾太子苻宏,乃至秦国投降的高层后人。

        倒不是他想结党营私,这么做一方面是防止被歧视,另一方面也是监视他们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文易又在长安城待了七天,等大局稳定就出发返回北都。秦国的降臣降将也基本都被带走。省得他们留下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路过洛阳他也只是在码头停靠了一天,并没有上岸逗留。

        把还在凌云台的清河公主慕容珏带上,然后沿着大运河浩浩荡荡的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马上就要过年了,而且是天下一统后的第一个新年,他这个皇帝必须要亲自主持各项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