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与虎谋皮

      下午,京城洛阳魏王府门口

  门口聚集着一堆衣冠鲜亮的人,个个显得很着急的样子,一边停着好几顶轿子,显然是达官贵人。

  这时,武三思和护卫骑马从街上过来,武三思见门前围着一堆人,一惊,忙停下。

  护卫惊讶道:“哎,门口怎么这么多人?”

  武三思想了下笑道:“看不出来?他们都是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

  护卫惊讶道:“官员?他们这是干什么?都来我们魏王府干什么?”

  武三思沉吟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还是不明白,你老爷今早被皇上委以重任,代行宰相之职兼左右禁军统领,位高权重,权倾朝野,他们这些墙头草,还不眼巴巴地来巴结?”

  护卫恍然大悟,惊讶道:“原来是这样,那王爷,您这是见,还是不见呢?”

  武三思想了下道:“见,当然见了,这时候怎么能闭门谢客呢,走,我们从后门进去,再等一阵子,等我换身衣服,休息阵子再见他们。”说着策马转身往一边街上而去。

  护卫惊讶道:“休息?这……”看了眼门口众人,忙策马跟上。

  下午,京城洛阳魏王府书房

  武三思在书房和十几个官员在说着什么,一边的桌上放着一堆的礼品。

  众官员齐齐躬身道:“下官恭喜王爷,贺喜王爷高升宰相兼左右禁军统领。”

  武三思拱手道:“谢谢,谢谢各位。”

  当先一个大臣道:“王爷您一人身兼朝廷最重要的两个职位,当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此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壮举啊。”

  另一个附和道:“对对,如此壮举,足见皇上对王爷信任有加,下官一散朝,就琢磨着来给王爷您贺喜,想不到这么巧,在门口遇上了诸位大人。”

  “是啊,真是巧啊。”

  “真是巧啊,我们也是来给王爷您贺喜的。”

  “对对……”众人赔笑附和着。

  武三思道:“谢谢,谢谢诸位盛情,诸位的盛情,实在是令三思非常感动。”

  那大臣赔笑道:“王爷,皇上这么器重您,说不定下一步,皇上就会立您为太子,到时候,您可就是大周皇位的继承人了。”

  “嗯,对对。”

  “太子之位,非魏王莫属啊。”

  武三思大喜,忙道:“哎,大家言重了,言重了,本王知道诸位大人的美意,但是呢,现在太子还在,大家可千万不可妄议,否则,这话传到了皇上的耳里,引起什么误会的话,大家恐怕都不好啊,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众人一惊,忙附和道:“对对,不说这个。”

  “不说这个。”

  ……

  武三思看着众人噤声,咳了几声,认真道:“诸位大人呢,都是朝中身肩要职,独当一方的重臣,你们呢,都是大周朝廷的顶梁柱,武某人今日不才,被皇上授予如此重要的职位,顿觉身上的担子不轻,任务很重……但是,要帮皇上治理好朝廷呢,那肯定是离不开诸位大人的帮忙了,以后呢,还望诸位不吝赐教,多多帮忙,多多帮忙。”

  众大臣大喜,那大臣忙躬身道:“我等辅佐王爷,乃是分内之事,王爷您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会折煞我们的。”

  “对对……”

  “本来就是大家分内事嘛……”

  武三思点头道:“既然诸位都这么谦虚,那多余的话,本王也不多说了,以后呢,大家互相扶持,互相帮忙,一起效忠朝廷,效忠皇上,共襄盛世。”

  众人齐声附和道:“好,好……”

  武三思看着不禁一阵欢喜……

  一会,众官员散去,武三思坐在一边看着成堆的礼品思索着。

  这时,管家走进来小心道:“王爷……”

  武三思回过神来,道:“你把这些礼品都搬到账房去,不过别弄乱了。”

  管家忙躬身道:“是王爷,小的这就叫人来搬。”躬身退出去。

  武三思看着管家出去,再看看一边的礼品,叹了口气坐到桌旁,忧心忡忡道:“他们个个以为本王风光无限,深得皇上器重,却不知道……唉,却不知道皇上是个妖怪,和妖怪谋事,近于与虎谋皮,唉,整天心惊肉跳的……”

  下午,京城洛阳皇宫密室

  马将军带着禁军把李旦夫妇和小鱼赶进牢里,关上牢门。

  李旦急道:“马将军,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里,本王要见皇上。”

  马将军劝道:“相王请见谅,末将只是奉命行事,至于皇上会不会见你,什么时候见你,这恐怕要等皇上的意思,不好意思,告辞。”说着无奈退出去。

  李旦急道:“马将军,马将军……”

  王妃见小鱼看着四周一阵惊恐,忙安慰道:“别怕,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隔壁牢房里,武则天被固定在墙上,身上满是鞭子抽打的血迹和伤痕,头发衣服凌乱。

  洪公公趴在对面牢门口悲声道:“皇上,他们简直不是人,怎么,怎么可以这样打你,皇上……”

  这时,武则天透过牢房窗口,隐约地听到李旦声音传来,迷糊地醒转过来,呢喃道:“旦儿,是旦儿的声音,怎么会有旦儿的声音……他们,他们是不是把旦儿也抓来了,旦儿,你在哪,旦儿。”

  洪公公惊讶道:“皇上,你怎么了,皇上……”

  武则天急道:“旦儿,是旦儿,朕听到他声音了,旦儿……”

  这时,却见门口玉狐声音冷笑道:“一把年纪,折磨成这样,居然还这么灵敏,一下就让你听到了,可真不简单啊。”却见媚娘、张易之、张昌宗兄弟陪着玉狐从门口进来。

  武则天一惊,急道:“你,你这个妖怪,你恨的人是朕,为什么,为什么把旦儿他们也抓来了?你快放了他们,不要连累他们,要杀要剐,你尽管冲着朕来,朕顶得住。”

  玉狐笑道:“冲你来,岂不太便宜你了?你忘了我之前是怎么说的吗?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不欲生,只对付你,怎么可能有这个效果呢。”

  这时,武则天注意到张易之兄弟,一愣,惊讶道:“易之、昌宗,你们……”

  张昌宗一阵尴尬,媚娘伸手在二人脸颊捏了一把,得意道:“很惊讶是吧,我的好皇上,现在,你的这两个好男宠呢,也归我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也不怕告诉你,其实呢,这两个可人儿呢,虽然不是妖怪,但是也是我师姐,也就是你的好国师,专门安插在你身边做内应的,他们是我们的人……你们两个,快过来给朕按摩按摩,朕累了。”

  二人犹豫了下忙躬身道:“是皇上。”过去一左一右给玉狐按摩着。

  武则天苦笑道:“原来如此,朕真是瞎了眼了……”犹豫了下,低声央求道,“玉兰,之前是朕错了,朕不该这样对你,朕在这里向你道歉赔罪,你就看在朕这一把年纪的份上,就放了他们吧,朕做出的事情,朕自己负责,你想怎样就怎样,朕只求你放了他们,别为难他们,朕求你了。”

  玉狐笑道:“哎呦,你刚才不是声色俱厉吗?现在怎么了?怎么一下变得怎么低声下气的了?这算什么呢?算是求我吗?我的好皇上。”

  武则天急道:“对,你说的没错,朕是求您,朕求您放过旦儿他们,他们是无辜的,所有责任朕一人承担。”

  玉狐惊讶道:“你终于肯认错,承认自己做错了?肯承担责任了?”

  武则天忙道:“对,是朕错了,玉兰,求你原谅朕。”

  玉狐冷笑道:“原谅你?武曌啊武曌,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当初,我还敬重你是皇上,我只是想做个郡王妃,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要叫你一声皇祖母,不过,可惜啊,你太不懂得珍惜,太令我伤心了,你居然,居然把我骗进皇宫,二话不说,便叫人处死我,要不是我还有点本事的话,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看,你这么冷血、心狠手辣,叫我现在怎么原谅你,怎么放了你的那些子女?啊?你告诉我,我怎么可以放过他们?若是换成你,你会原谅吗?”

  武则天大惊,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朕已经承认错误,这样低声下气求你,你还想怎么样?难道真的要朕跪下求你?你才肯放过他们?”

  玉狐冷笑道:“跪下求我?呵呵,恐怕你没这个机会了,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武瞾,你既然这么想知道我想怎么样,那好,那我就告诉你我想怎么样,我想让你看着我怎样在你面前,一个个地杀死他们,在你面前,慢慢地绞死他们,就像当初你要绞死我一样,你看,这样会不会让你更心痛呢?”

  武则天大惊,怒道:“你,你这妖怪,恶魔,你不是人,你没人性,朕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玉狐得意道:“好,说得好,不过,我既然是妖怪、是恶魔,自然就不会有人性了,我等着你,等着你做鬼回来的那一天,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就算你做鬼了,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我会再把你抓住,然后再慢慢地折磨你……哈哈。”说着大笑着走出去。

  媚娘、张易之兄弟一惊,忙跟着出去。

  武则天看着众人出去,不由得一阵绝望,悲声道:“旦儿,是朕连累了你,连累了你们,旦儿……”伤心哽咽起来。

  洪公公一阵痛苦,悲声道:“皇上……”

  隔壁牢房,武夫人陪着小鱼坐在榻上,李旦焦急地在牢里走着,忽而,似乎听到从牢房上面窗口隐约传来阵阵哭声,一阵疑惑,惊讶地看向窗口。

  王妃疑惑道:“怎么了?”

  李旦疑惑道:“我好像听到有哭声传来,好像是个女人的哭声……”

  王妃惊讶道:“是吗?会不会是别的牢房里传来的?”

  李旦想了下点头道:“嗯,应该是。”

  王妃急道:“相王,你快想想办法,我们说什么也要见一面皇上,问她为什么要把我们抓起来,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她要这样对我们。”

  李旦一阵无奈,劝道:“别急,我想想,想想……”忙向着牢房外面喊道,“外面有人吗?有人吗?我们要见皇上,来人啊。”

  李旦喊着,却久久不见回音,不由得一阵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