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77章

    庞培将奈特抱回到床上,替他盖好被子,自己也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床上突然发出一点小的声响,原来是被子带着床头一个东西掉了下来。

    这东西庞培一直待在身上,从未离身。

    那东西由一张小小的羊皮卷起来,用漂亮的金绳系着。

    看到那东西,庞培突然生出一丝恶念,他抓着羊皮卷上的金绳在奈特面前晃荡,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奈特看不见,自然无法回答他。

    庞培说:“是针,只要在你的脖子上扎一下,力度合适的话,你就会恢复。”

    奈特蓦地便睁开了眼睛。

    庞培抬起手,伸到了奈特的脖子后面,他几乎能够摸到奈特起的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笑着,手指在奈特脖子后面摩挲着,他说:“就是这里。”

    庞培能够看到奈特眼睛里带着的愤恨。

    庞培见状,又将那东西放到奈特的手心,问:“想要吗?想要的话,可以给你的。”

    奈特的脸上露出愤慨,不说话。

    庞培像是现在才发现问题所在一样,夸张地笑笑:“哎呀,差点忘记了你不能动,就算给你,你也没办法用得了。”

    庞培能够看到奈特那双浑浊眼睛里在那一刻释放出的恨意。

    他笑了,又将那用羊皮包裹着的小物随手往外一扔,整个人都压到了奈特身上,带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他说:“所以,早点死心,别做不可能的指望了吧,乖乖呆在我什么,别的什么也不要想。”

    ·

    “听说你最近吃得不多?”庞培端着一杯加了很多糖的牛奶递到奈特的嘴边,看那架势,就是要强灌进奈特的嘴巴里去。

    奈特奋力咬住牙关,不肯进食。

    庞培一个眼神,身后的侍者便走上前来,别过了奈特的脑袋,庞培将那杯牛奶强塞到奈特的嘴里,纵使磕得奈特的唇齿发出生硬的碰撞声,乃至牙龈都被他狠心下磕出血来,也依然强硬地往他嘴里灌了一口接一口,他冷眼看着挣扎不断的奈特,一面喂,一边说:“想要靠死摆脱我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冥王来抢人我也会亲手把你抓回来。”

    牛奶,奈特一直十分不配合,但是到了中途,奈特却突然不反抗了,侍者见状,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奈特的脸色却变得很差。

    一会儿的功夫,一股臭味从奈特周身散发出来,让人直皱眉头。

    “呀!奥古斯都大人这是……拉裤子里了?”侍者大叫出声。

    原本还神色恹恹的奈特在听到侍者的这句话后,登时便绷不住了,他又羞又臊地闭上眼睛,张着嘴大哭不止。

    庞培终于明白他这阵子不肯吃东西的原因了。

    和先前也许不完全一样,现在的他不是想要寻死,而是无法动弹之后带来的生活上的一些不方便,为了保持他的自尊,他选择了不吃东西,也就可以适当避免或者延缓这些不方便。

    如此不雅的行为暴露在众人面前,好似尊严都被剥离,这对原本身居高位的奥古斯都来说,是堪比先前庞培在众人面前说他是自己的男妃还要让他觉得丢人的事。

    望着恸哭不已的奈特,庞培此时突然变生出了一分怜爱,他俯下身,与奈特平视,他说:“人要吃喝拉撒,这是很寻常的事,明明说好让你留在我身边,却让你会有这样的担忧和尴尬,是我的错,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要为了怕这等事而不吃东西,明白吗?”

    说完,庞培就打了一个响指,侍者们纷纷上前来为奈特处理。

    奈特却还是闭着眼睛,偏过头,默默垂泪,不搭理任何人,像是在逃避此刻的尴尬一般。

    “打点水,我带他去洗洗。”

    将奈特抱进水里的时候,庞培突然觉得自己好似抱着一个婴儿一般。

    他那般瘦弱,那般无力,一旦庞培松手,他就会受伤,就连最基本的吃喝拉撒都做不到,需要人看拂,也没有能够看清这个世界的眼睛。

    这样想着,庞培不禁伸手,拨弄了一下奈特耳际的头发,奈特的头发现在长长了一些,要到肩膀了,长发显得他整个人都更乖顺了一些。

    婴儿好啊,婴儿不会反抗,离开了他就不能活。

    奥古斯都永远都做他的婴儿,也很好。

    庞培低头,重重在奈特脸上亲了一口,他说:“就这样一直依靠我吧,奥古斯都。”

    ·

    先前只是想着将奥古斯都一直留在身边就好,所以才让他不能动,没有想过任何的后果,现在看来,对奥古斯都除了精神上的折磨以外,还有不可避免的身体上的折磨。

    吃喝拉撒这种事是一个难题,庞培找了几个负责的侍者负责。

    在不能动之后,人的肌肉也会退化,可能会导致一些身体上的并发症,更严重可能会危及内脏,如果有个意外,很容易丢掉命。

    医生这样对庞培说。

    可是听了医生的话后,庞培也依然我行我素,没有一点放奈特恢复正常的想法。

    他每天会给奈特按摩,防止他的肌肉退化。

    “医生说一直躺着,最严重的情况可能会危及生命,所以需要每天这样按摩,有感觉吗?会觉得舒服吗?”

    奈特没有反应。

    庞培一边按,一边说:“但你可别打什么歪脑筋,以为这样就可以从我身边离开了,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算是冥王来抢人,我也会将你抢回来。”

    奈特闭上了眼睛。

    庞培眼睛发直,像是在看着奈特,又像是在走神,他说:“神算什么?我是迦太基的王,没有我办不到的事,土地也好,财富也好,生命也好,我都可以抢回来!人也许有力不能及之事,但我是帝王,就没有我做不到的事。”

    但其实,庞培在强调帝王的无所不能的时候,就已经是力有不迭了。

    就像是一个人越缺什么就越要强调什么一样。

    他的帝王权力在老师离开后就已经因为他的一系列荒唐的举动而变得千疮百孔。

    他像是一个失去了主心骨的迷路孩童,找不到正确的方向,只觉得自己怎么做都是错,并且,错误还会产生连锁反应,一旦犯错便会大脑越发昏聩,由此产生更多的错误,半年的时间而已,庞培在官员和民众中的口碑已经变得十分不堪了,男妃事件更是让他的风评骤降,有一段时间,他出门都会被百姓扔石子。

    现在的他经常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暴虐之事,动不动就对宫人施以极刑,以此来确认自己手中的权力,渐渐,他在宫人中的口碑也变得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