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他杀死了我

    我没有再听那个妇人的话,让司机开车去一个地方——陶宇的家。

    我到了陶宇的小区,原本只是想碰碰运气,却正好碰见了从外面回来的陶宇。

    “陶秘书。”

    “我竟不知道陶秘书已经结婚生子了,连小孩都这么大了……”

    陶宇看见我的确眼有异色,他打发老婆孩子先进去。

    “顾小姐特地来找我吗?”

    “对,顾氏出了这样的事,陶秘书还有闲情逸致逛超市带孩子吗?”

    “我已经交了辞职报告了。”

    “辞职,为什么?就是因为顾氏现在的危机吗?一切都会过去的,你怎么能现在走。”

    “陶秘书,你知道我爸爸有多信任你吗?你是他在公司唯一信任的人……”

    我还想再劝劝他,他打断我的话。

    “顾小姐,我不会再回顾氏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很肯定,肯定得不正常。

    我说什么也没有用,我问他顾氏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什么也不肯对我透露。

    最后在我就要走的时候,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了一句。

    “有什么事就去找你丈夫。”

    我没有再回医院,选择了回家——我和韩木的家。

    我果然在外面看见了他的车,我拢了拢风衣外套深吸一口气进门。

    我一进门就在一楼客厅看见了他,他轻松自在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着一瓶白葡萄酒,已经开了。

    看到韩木的这幅样子,我的心成功坠入谷底。

    我长了长嘴,问道。

    “是不是你做的?”

    他听到我的声音,像是才知道我回来了一样,什么事也没有似得和我打招呼。

    “回来了。”

    我颤抖着牙齿再问了一遍。

    “是不是你做的?”

    他慢悠悠地端起茶几上的酒杯,浅口抿了一口,甚至都没看我一眼,说道。

    “你指的什么?”

    “别明知故问。”

    “呵,你指的是华城项目出事还是顾氏破产?”

    他笑着问我。

    我看着他,耳边还响着他笑意清浅的声音。

    我们相恋三年,结婚已两年,共处约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第一次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是这样的陌生。

    “为什么?”

    “因为,他活该。”

    韩木嘴角微挑,他的笑让我毛骨悚然。

    我一下子失去了质问他的力气,我不是不想知道,我是害怕了。

    我怕他说出什么伤害我的话,也怕我们之间真的就这样覆水难收。

    我冷静地看着他,然后收回视线,顾自上了楼。

    到了卧室,我关上门背靠着门板滑倒地上。

    往事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狠狠地罩住了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进了浴室,冲洗了自己肮脏不堪的身体,直至皮肤被蛮力搓得发红、脱皮。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笑,越笑越大声,最后笑出眼泪。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落在我的头上……

    一夜之间,我什么都没了……

    昨天我还和我以为的好丈夫柔情蜜意,钓鱼烹饪,同床而眠。

    只不过过了一夜,我被几个陌生的流氓QIangJian,我的父亲母亲双双病倒入院,顾氏出事破产,父亲还有入狱的风险……而这些悲剧的幕后黑手竟都是我深爱的男人……

    我怪不了任何人,这个人是我执意要嫁的,且在我知道了他另有所爱之后。

    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引火自焚。

    ………………

    之后的这些天,警察和法院相关政府机构开始介入调查。

    父亲身体才刚刚好转却被监禁,母亲知道这消息一气之下中风昏迷。

    我开始处理公司留下的烂摊子,应付媒体记者,警察民众,还有银行债主……

    我开始拜访各位往日和父亲交好的叔伯,请求他们帮顾氏一把。

    短短几天我尝尽了人情冷暖,往日交好的叔伯竟一个也不能伸出援手。

    我忍着恶心被占便宜被耍流氓求那些暴发户银行家高抬贵手求求顾氏,结果不过自取其辱。

    最后,我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入狱,母亲病重,家族破产,顾氏被韩木收购,改名“远韩”。

    这一刻,我反倒有些庆幸我的母亲父亲不用亲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后来的日子我总算是查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韩木一早进入顾氏就是居心叵测。

    他对我说是为了娶我而加入顾氏因为要取得父亲同意,但是一开始他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加入顾氏,熟悉内部运营情况,在顾氏危机之时为顾氏牵线搭桥联系了银行贷款,这样,公司的资金链就开始受他影响了。

    后来,韩木一步步取得父亲信任,拿到公司目前最大的项目——华城建设。

    他从中舞弊,对上以父亲名义行贿,对下在建筑材料上下了手脚,导致新造好的楼房没人入住就开始塌陷,造成人员伤亡。

    华城建设项目崩盘,投入的所有资金全部打了水漂,顾氏资金链出事,这时韩木为公司所介绍的香港民生银行再趁机断了公司的贷款。

    韩木早已买通了陶秘书,暗中开始收购顾氏股票,收集父亲多年经商留下的把柄。

    …………

    父亲的官司就在眼前,我却没有钱请有名的律师。

    我四处求人,变卖房产,最后不得不去求韩木。

    我求他念在夫妻情分上帮帮我,手下留情。

    他笑了,他问我。

    “那你父亲陷害我父亲的时候怎么就不能手下留情呢?”

    我被他问得没能说出话。

    他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何等无耻手段何其卑劣,陷害当时是纪委的韩木父亲。

    他的父亲因为我的父亲的蓄意陷害而除党籍最终落狱,在牢里悲愤自杀,他的母亲把他交给娘家亲人然后服毒自尽。

    他质问我他的家破人亡又该谁人偿还,又该问谁手下留情。

    我愣了,原来,他一直恨我。

    我颤抖着,手指紧紧握拳,问道。

    “你就是因为这个要娶我?”

    他一愣,然后笑着反问我。

    “你以为呢?”

    我自然以为你是爱我而娶我……

    “你以为我为什么去一个有着血海深仇的人的女儿?”

    我低头看着地板,我怕我当着他的面忍不住流泪。

    我不死心地问道。

    “那顾念呢,她也是顾义辉的女儿!”

    他听完我的话有些愣。

    韩木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和顾念的事。

    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羞愧赧然,反倒笑了。

    “你知道了。”

    “对。”

    “什么时候?”

    我吼道说。

    “在你喝醉了一遍遍喊那个贱人的名字的时候!”

    我话还没说完脸上一阵钝痛。

    他打了我一巴掌,因为我说她是“贱人”……

    哈哈哈,何其可笑,何其讽刺。

    我抚着我迅速肿起的脸颊偏头盯着他的眼睛。

    “我说的难道不是吗?她已经结婚了还变着法地勾引别的男人……”

    “顾倩,别说别人,你有什么资格说她。”

    “我怎么了?”

    我以为他这是知道了草丛那晚的事。

    “你背地里对顾念做的事别以为我都不知道……”

    是我错了,他指的是我伙同庄清宁陷害顾念的事。

    看,我执意要嫁的男人到了这个时候还维护着她的利益。

    “别忘了她也是你仇人的女儿。”

    “她和你不一样。”

    我冷笑着说。

    “有什么不一样。”

    “我爱她。”

    呵呵,他是嫌我不够难过是吗?

    他就一定要当着我的面说爱那个女人是吗?

    我眼眶含泪。

    “韩木,你真是荒唐!”

    我没办法再在那里呆下去,我跑了出来。

    我知道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丑很可悲。

    我要是韩木也会觉得很痛快,毕竟我的脸上还写着我还爱他……

    就在我以为父亲没什么希望的时候傅臻煜出手帮了一把。

    傅臻煜为父亲请了江城有名的大状,且在内部活动了,让他最后得以无罪释放。

    他妥善安顿了父亲,我很感谢,但他说这些都是为了顾念,无关其他。

    顾念啊顾念,你可真是好命,你都不在了还有这么多男人念着你。

    我开始寻常公司找工作,开始渐渐习惯我不再是顾家大小姐的日子,我以为噩运已经过去,却不想命运和我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我开始恶心,贪睡,我以为是前一段日子太累,突然松下来身体才不适应,晚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的例假好像还没来……

    我那天晚上就去买了验孕棒,我等不到第二天。

    在等结果的时候,我一直一直祈祷。

    拜托啊,请别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两条杠……

    老天可能不想让我继续活着吧。

    我试完了我买的一打的验孕棒,都是一个结果。

    呵,我可能上辈子造了太多的孽,今生注定这样悲舛。

    第二天我去看了妇科。

    我怀孕七周了,我很久没有和韩木同房了,我确定就是那个晚上……

    绝望像是不断上涨的潮水从小而上地弥漫,先是没过我的膝盖,胸部,再是脖子、眼睛,最后透不过气。

    “我要打掉。”

    医生劝我再考虑一下,我想也没想坚持不留。

    “你还是和你先生商量一下吧。”

    “我被强jiān了,他还不知道。”

    然后,医生很快就给我开了单子。

    我拿着单子在外面等候手术,听到了我不该听到的声音。

    “回去好好休息,拍戏的时候小心点。”

    一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人挽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女人从我面前的那个科室出来。

    那个男人是我的丈夫。

    我的手下意识地收紧,想悄悄地收起我的验孕单。

    我主动移开了视线不想与之交谈,就当陌生人吧。

    他朝我走来,不费力气地拿走了我藏在身后的单子。

    他看着我问。

    “身体不舒服?”

    我没和他说话,他看了单子,然后眼色变得幽深。

    看到他这样的眼神我反倒觉得有些解气。

    我笑着对他说。

    “你放心,不是你的。”

    他倏地一笑。

    “我知道。”

    他说完把单子轻飘飘地一扔,挽着那个女人扭头离开。

    我苦笑着捡起掉在我脚边的单子,瞧着他们俩的背影,可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很。

    我刚刚还是控制不住地悄悄打量了那个女人一眼,她的眼睛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我想说她的眼睛和我的有些像,转念一想,是她的眼睛像某个女人的眼睛。

    我们其实一样,都不过替身而已。

    ………………

    我在家里躺了几天便开始找工作。

    母亲还在医院里,每天一睁眼都会有昂贵的医药费和贷款。

    家里里里外外都要靠我一个人,我没有休息的资格。

    今天我参加了三个面试,面试的时候都挺好的,我觉得被录用的几率应该挺大的。

    这算是我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唯一还值得高兴的事。

    我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从大厦里出来,看见一辆熟悉的银色宾利。

    我犯贱地跟了过去,却无意看见了那晚的其中一个男人……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男人的长相,说话的声音……一点一滴我都没办法忘记。

    我只要一想起来,便开始颤抖,可能连我的肌肉也记得那晚的紧张程度吧。

    但是我却看见那晚其中的一个男人从韩木的车上下来……

    全身血液倒流,然后一寸寸放凉。

    我的脚被钉在了原地,发麻,无法动弹。

    趁着那男人下车的间隙,我往里面望了一眼,我看见了他……

    银色宾利在男人下车后就开走了,我跟在那男人身后,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我怕……

    那男人走进了一条小巷,进了一间破屋子。

    “钱拿到了吗?”

    “拿到了,你说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白睡了个女人还有钱拿……”

    “别废话了,把钱拿来分了。”

    “急什么,怕我独吞啊。”

    “我的天,这么多钱啊……”

    “你说那女的真是他老婆吗?”

    “怎么?”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男人,找人睡他老婆还付钱……”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的,我只知道原来的那个顾倩被韩木杀死了。

    他杀死了我,我却怪不了他。

    因为是我把刀递过去的。

    ………………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