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106章

    这个文案梗拖了许久, 所以放在作话里送给大家啦!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被我拖了这么久。

    到这里就彻底结束,谢谢一直支持到这里的大家。

    下本文开——[综武侠]江湖文学城,cp花满楼

    下个月8月15之前开文, 之前说的应该是8月7,但是作者7号会计考试结束, 太赶了没时间存稿, 所以往后拖几天,反正下个月一定会开文的!

    爱大家, 三百六十度大旋转亲亲!!啾啾啾!!!有缘再见!!!

    作者有话说:

    听说江湖上最近出现了一个名为张三家的组织。

    在江草草与李淡出去闯荡江湖后的第三个月,江湖传言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了同福客栈。当时正在和司空摘星一起吃早饭的江鱼鱼还没反应过来,咬着春卷一脸奇怪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段话很耳熟。”

    司空摘星:“……”

    他无言的看向江鱼鱼,半响才缓缓道:“你仔细想想。”

    江鱼鱼想了想,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张三家?张三的家??

    什么情况噢,这还有人搞抄袭呢?!

    司空摘星冷静道:“这恐怕是你女儿干的好事。”

    江鱼鱼下意识反驳道:“什么叫我女儿干的好事,难道不是你女儿啊。”

    “是是是,也是我的女儿。”司空摘星连忙摇头表示自己口误,又有些奇怪道:“我明明让她不要用手机抓人,怎么还有这样的传言出来。”

    江鱼鱼又夹起一根油条,一边咬一边道:“很明显啊,她没听你的,这点很随你,不爱听人话。”

    司空摘星:“……”

    江鱼鱼对于用不用手机这点倒是无所谓,反而有些兴致勃勃的表示:“不愧是我们家乖乖,想法和为娘是一模一样,当初我也试图遨游江湖,行侠仗义,让张三家的大名传遍江湖,最好是那种闻风色变,奈何啊……”

    司空摘星往自己碗里夹了一块简单,瞥她:“奈何什么?”

    江鱼鱼侧目,筷子一伸从他碗里夹出煎蛋塞进自己嘴里,嘿嘿一笑:“奈何,男人影响了我的雄心壮志。”

    司空摘星挑眉:“关我屁事。”

    “我没说你啊,说的是大兄弟。要不是他的破事太多了,让我在短短时间内挺着一口气几乎爬遍了江湖,我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缓不过劲。”

    司空摘星哼哼了两声,对此不置可否。在他看来,明明是江鱼鱼自己懒骨发作,死活不愿意再出门,顺便借着大欢喜与无花一事作为借口,直接连种田都放弃了。

    倒是乖乖不知道继承了什么奇怪的基因,对种田一事情有独钟。

    江鱼鱼有些好奇道:“也不知道她抓了些什么人。”

    司空摘星淡淡道:“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手机虽然送给了江草草用,但江鱼鱼还是有自主操控的能力,只是后来习惯了客栈的生活,她几乎都不再回去,那片农场也就成了江草草一个人的游乐园,几乎只有她和李淡以及住在湖里的小龟龟才会经常在里面。

    江鱼鱼想了想,觉得也是。于是放下筷子,兴冲冲的拉着司空摘星去欣赏女儿这三个月的成果了。

    两人刚一进去,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但反应过来一看,应当是没走错地方的。

    只是……这郁郁葱葱,满地丰收的菜园子,还有拿着镰刀一脸兴奋收菜锄地的人们,真是好一派丰收景色,好一副农民喜乐图啊。

    可比当年江鱼鱼抓无花他们,显得更像一个农场了。

    而且菜地分布的还很均匀,左边是水稻,右边是白菜,前面是瓜果,后面是土豆和红薯,每块地上都有人在忙碌着,有些在锄地,有些在收获。

    当年那个江鱼鱼为张三们打造的监狱宿舍也似乎被启用了,两人走过去,还能看到上面写着极有风骨的几行大字。

    ——悔过净化灵魂,劳动重塑自我。

    司空摘星:“……”

    江鱼鱼:“……”

    两人久久无言,半响江鱼鱼才道:“……别的不提,这字写的不错。”

    司空摘星冷静道:“嗯,一看就是李淡的手笔。”

    江草草那手破字,也就比江鱼鱼好一点。

    江鱼鱼捂脸,转头看向菜地,“换句话说,这菜种的不错嘛。”

    水灵灵,油光光,掐下来还脆生生的,看着就是好菜,就是蹲在那里用两根手指摘菜的背影有点眼熟……

    司空摘星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然后顿了半响,缓缓道:“确实很熟。”

    “那是陆小凤。”

    江鱼鱼:“嗯??”

    司空摘星发现陆小凤后,眼眸在四周又转了一圈,看向了一个正在踩田的背影,沉默良久然后笑出了声,有些幸灾乐祸道:“江乖乖,还真是出息了。”

    -

    陆小凤与楚留香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两人都已经许久没回京城了。毕竟大家都已经成为了江湖过去式,江湖锋芒应该留给年轻人了。

    楚留香在海上有了一段奇遇,漂泊了三年之久,刚回来就听说江湖上出现一群以楚留香名义四处犯案之人。他自然要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没想到到了地方,竟然遇见了同样目的而来的陆小凤,他也是为了那些江湖传言,特意来查看查看。两人时隔多年见面,都有些感概。

    待两人相约去假冒之人的老巢,假冒之人没看见,倒是看见了一个在老巢内四处转悠的少女。陆小凤虽然好些年没回京城了,但还是一眼认出这是自己的大侄女。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毕竟那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和鱼鱼一模一样,还有那走路的姿态,可不是和司空猴精如出一辙吗。

    只是不知道小姑娘家家的半夜怎么在这么危险地方乱走?难道司空摘星也来了。

    陆小凤摸不着头脑,也没多想,只是一脸乐呵呵的就过去了。

    “小乖乖,你怎么在这里呀?”

    江草草转身,眼睛一亮,大喊一声:“蛋蛋!这里还有两个楚留香!”

    陆小凤:“?”

    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咔嚓一声,陆小凤就出现在了一个广袤无际的平原之上,身边四周都是已经耕种好的农田,还有些人正弯腰在农田里表情纠结的拿着锄头锄地。

    过了一会,楚留香也出现在了他身边。

    两人:“?”

    -

    听完陆小凤的描述,司空摘星和江鱼鱼都有些无语凝噎,江湖上出现楚留香踪迹,后来听闻只是一群采花贼借他名义行凶,江草草曾经写信回来炫耀自己抓住了所有楚留香,这些他们都知道。但是没想到,真的楚留香和陆小凤都被无辜被牵扯其中……

    江鱼鱼有些尴尬的道:“那你们没说自己身份吗。”

    楚留香有些哭笑不得道:“她问我们如何证明。”

    毕竟江草草就是去抓伪装楚留香的一群人,这群人都说自己是楚留香,弄的楚留香这个本人,都说不清身份了。

    司空摘星有些好奇道:“然后呢?”

    陆小凤抱着怀里的大白菜,摇头叹气道:“然后她就说,据说楚留香轻功当世一绝,能和她爹媲美,如果有人能把这里的田都踩好了,就能证明他的身份。”

    不得不说,这一招让大多数人都望而退步,包括楚留香本人……他踏月没问题,踩田可就为难了,那里有这经验啊!

    陆小凤看着司空摘星,一脸佩服道:“乖乖说,她爹就很擅长踩田,所以楚留香不会,肯定就是因为他不是本人。”

    司空摘星:“……”

    江鱼鱼:“……”

    楚留香苦笑摇头,大概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被剔除楚留香这个名号。

    然后他就在这里踩了三个月的田,唯一的安慰也就是这里的伙食不错了,毕竟都是自己亲手种出来的……

    陆小凤叹气,说着说着也笑了起来:“我算是服了大侄女了。”

    江鱼鱼捂脸,但是又忍不住笑出声,乖乖啊,你这个空手套白狼,可做的太利索了。

    不过坑到自己人身上,还是有点尴尬的,江鱼鱼是没好意思笑的太明显,毕竟是自己女儿干的。司空摘星就完全是没脸没皮了,满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两人,笑意憋都憋不住,肩头连连颤抖。

    江鱼鱼踢了他一脚,然后对陆小凤笑道:“按理说,乖乖应该记得你啊,虽然也有几年没见了,但她小时候可喜欢抓你的小胡子了。”

    陆小凤幽幽的看着夫妻两,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乖乖说我很眼熟,问我的名字,我说我是她陆小凤叔叔。”

    “然后她就说——噢,认错人了,她只有个叫陆小鸡的叔叔!”

    司空摘星毫不犹豫的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

    江鱼鱼:“唉?”仔细想想,平时司空摘星好像都叫陆小鸡,搞的她也习惯叫陆小鸡了……所以乖乖到现在还不知道陆小凤实际叫陆小凤吗?!

    造孽啊。

    江鱼鱼连忙道:“然后呢?”

    陆小凤望天:“然后她也让我证明自己。”

    “如果我能把这田里的菜摘干净,那就证明我确实会灵犀一指。”

    江鱼鱼:“……”好像猜到结局了呢。

    陆小凤无言道:“然后我摘了三个月的菜。”春天的菜一茬接着一茬,他摘了三个月都没摘完。

    “乖乖前两天还说了,秋天到了,咱们就不摘菜了,改夹板栗。”

    “她陆小鸡叔叔独门绝技灵犀一指乃是一绝,以前还给她夹过核桃仁,夹板栗肯定也是一绝。”

    陆小凤幽幽的看着两人:“……唉。”

    “我很后悔。”

    小时候就不该给她夹核桃仁!

    司空摘星:“噗。”

    江鱼鱼:“噗咳咳……对不住了。”

    -

    江湖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但随时有人进去。

    据说只要作奸犯科,就会有一个女子出现,将你扭送进去。

    根据不愿意透露名号的楚姓男子表示,他曾经进去待过三个月,环境上佳,伙食极好,就是经常要用轻功踩田。

    但根据另外一位四条眉毛的人士透露,他的工作是用灵犀一指摘菜,听说秋天还得夹板栗。

    这个地方刚开始没有名字,但进去的每一个人,都被叫做张三,所以江湖人也敬畏的尊称那地方为——张三的家!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